--天空沒有窮盡,只因其身在宇宙之中--
++裡站入口++
(非腐、宅勿點,不懂腐、宅意義的也勿點=-=+)
(加密文章密碼提示:某腐女/男必知的大寫英文字母)
 
 
==【最近更新】==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原創|古風文】《魚人說之龍島四奇》

雷七郎 发表于 2014-2-4 14:22:00
 

《魚人說之龍島四奇》

——寫手群指名作業,群內梗,不常摸魚或是說不是幕後黑手大概看不懂。

 

關鍵詞:魚

 

文:Rex?C?Jing

 

    紅牌酒館正是喧鬧時分,菜香酒香止不住地往外溢出,惹得那路過之人無不垂涎三尺,管不住自己的腿就往那門欄里邁。方踏進,便聽竹板一聲脆響,甫望去,原是一說書人立在那大廳一隅:
    「這位客倌您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看您一幅生面孔,想必是初來乍到,不如讓小生這兒給您說說咱這紅牌酒樓之妙處。
    江湖傳說,這天京有個酒樓,人稱紅牌,地方不大,卻名冠京城。要說這紅牌酒樓究竟有何厲害,便非得說祂藏著的那“三大牌”——一酒二肉三魚湯。
    這酒是紅牌酒,初入喉溫潤如玉露,下肚卻猛烈如火,再入喉又覺清涼舒爽,猛一查,竟似驚雷霹靂,三入喉,宛如雲霧懷胸,方靜心,卻又狂風四起,讓人欲罷不能。
    再說這肉是紅牌肉,也不知是何肉何料,只覺那濃香醉人、糯肉爽滑,一口咬下,竟可回味三旬,再不知其祂葷味兒,便是那出了世的和尚道士,亦抵不過這饕餮誘惑,雙雙墮入那貪食地獄去。
    至於那魚,卻不叫紅牌魚。
    今兒個,咱就給各位老爺太太們說說這紅牌酒樓的——“魚湯”。

 

    各位有所不知,小生我正是出身漁家,幼時天天跟著家父那是起早貪黑,就怕錯過了漁時。咱沿海的漁民但凡出海,都得先去那龍王廟里燒個香擺個宴求龍王老爺保佑出海返航都能順著那風。可龍王老爺也有吃人嘴兒不幹活兒的時候呀,這不,有那麼一回,咱跟著父兄叔伯一同出海,方至魚群慣常出沒的地方,萬里晴空忽地暗了下來,層層黑雲那是如天兵天將列陣下凡,轟雷鳴鼓、狂風摧旗、瓢潑大雨如萬箭穿身般襲來!漁船招架不住,被風浪打得東倒西歪,咱年少勁兒小,沒抓穩,被一個浪頭打入了海中。也不知是一時命大還是那老天突然開了眼,竟讓咱得以生還。睜開眼一看,卻是一全然陌生之地,周圍是茫茫大海望不到頭,也不知道父兄叔伯可還安好。
    咱心中雖然著急,可乾站着也不是辦法,便四下隨處走去,不想這島上還真有人煙。咱想先討些吃食,再問問回去的法子。進了那村,村人見了生人,也不來趕,只有一看似長老之人上前問話,咱便都照實了答,後才知道,原來這島名叫龍島,島上之人皆生鰓鱗,指間有脯,自喚為魚人,奉魚王為主。
    幾番討教之下,才知他們也從未離開過這島,故也不知咱回鄉的法子。那長老面慈心善,見咱回鄉心切,便親自領著咱去覲見魚王,魚王陛下聽了咱的遭遇,亦表同情,卻又面露難色。咱憂心魚王雖有法子卻不願助我,便說:若陛下能助我完成返鄉之愿,小人自請為大王排憂解難。
    魚王聽了,略是猶豫,道:這龍島有四位奇人,通曉各種怪奇術法,然彼此不和,時常爭鬥攪得島上雞犬不寧,朕為此事煩惱月余,汝若能解決此難,朕便送汝回鄉,更加謝以重禮。
    咱趕忙應允,那魚人長老得令,便帶著我往那四位奇人所居之龍島南邊走去。途中我問那長老,這四奇都是何方高人,怎的連魚王都拿他們無可奈何?長老長嘆一聲,道:那四位奇人實為四兄弟,真名不知也,人稱其一瘋二傻三顛四狂,原就住在此島,咱魚人們才是那後來之客,本是相安無事各自過活,不知何時因何事,那四人之間起了嫌隙,時常大打出手,均是用些奇門怪術,我魚人受牽連無辜者不少,卻毫無辦法。
    我這一聽,倒是對那四人起了興趣,繼續向前,還未到四人住地,就聽著哐噹一聲,一犬首魚身之怪摔落跟前,未及驚詫,又聞天際轟隆巨響如滾雷炸裂,鵝毛大雪如瀑布傾瀉而下!仔細看去,那雪竟不是雪,而是天降魚群!無數銀魚落於地面,密密麻麻如鋪就茫茫雪原,一時竟讓人忘了身處何地。緊接著,就聽一聲怒喝挾驚濤駭浪而來——“笑三顛,你敬酒不吃——”卻聽一聲跺腳,震得天崩地裂萬物噤聲——“你吃?罰?酒~!”
    定睛看去,只見一狂人雙瞳冒火怒髮衝冠,一手甩鐵索釣竿,一手舞鯨脈巨網,好一副駭人模樣!
    那邊廂,卻是一人紫衣飄然,手捧一大圓銀盤,淩厲步伐掃出陣陣狂風撕碎落葉千萬,身形變換間盡顯不世根基!
    “呵,痛四狂,就憑你也敢妄想收我?”
    紫衣人俊眉微挑,一出手便是殺招!那狂人又豈甘示弱,鐵索鯨網舞起襲天巨浪,電光石火間已是數十招盡矣!

 

    見這情景,咱亦知事兒不好辦,聽那二人對話,便知那二人正是四奇中之三顛四狂。想這老三老四便得如此厲害,那兩位大哥又該是何等高手?
    正當咱為是否該上前勸架而猶豫不決時,平地突起一陣狂風,寒徹骨髓烈摧皮肉,盡掃了滿地魚尸,這龍島南岸立時再現那海闊天青之美景。
    那纏鬥中的二人見狀,雙雙停手,相互甩開對方,一人清盤,一人收網,好不忙活。
    “旁一瘋,你這吹得什麽鬼風!”那老四這般怨道,一邊理了理那被吹得整個兒倒立了的頭髮。
    定睛看去,只見那邊一人閒步而來,手中把玩倆石珠:
    “我這不是擔心兩位小弟不小心傷了自個兒麼,你倒怪起我擾你們興致來了。”來人故作歎息,卻難掩滿面笑容。
    老三聞言罵道:“你倒敢說,也不知最喜隔岸觀火的是誰?”
    未等這旁一瘋答話,那邊又出來一人,長得似個歪瓜裂棗,隻手捂心,面上那叫一個愁雲慘澹。
    “想當初吾等兄弟四人親密無間,不是一家勝似一家,今見汝二人如此嫌隙,真真叫吾人痛心疾首,哀哉,惜哉,更是痛哉啊!”那人一副欲挽狂瀾然心有餘力不足的模樣,看著只叫人忍不住同悲切、共惋惜。
    “賴二傻,不是我與他爭,是他——”三顛忽地止語,輕哼一聲,轉身化作犬首魚身怪躍入水中,再不出來。
    少頃,那四狂開口道:“我亦不愿,奈何他時時針對於我。我兄弟二人爭吵之事,若是讓那些魚人知了去,不知該如何笑話。”
    聽到此處,咱一想,該到咱出場了啊!這便上前一作揖,道:“三位大俠,小生有擾,還請諸位聽小生數言。”那三人往這看來,眼神……那是稱不上友善。
    咱也不怕,繼續道:“小生觀諸位大俠都是一表人才頂天立地的英雄好漢,雖不知是因何故而起了爭執,但想必是斷不會棄俠義而不顧。”
    “你有何事?”其中一人問道。
    咱便照實了說:“小生一介漁人,因出海遇上風浪被卷至此島,不知歸家之路,聽聞諸位大俠善仙法奇術,斗膽肯請大俠略施援手助小人回鄉。”
    旁邊那魚人長老聽了有些急,小聲道:“你走了,我們該如何是好?”
    咱趕忙安慰他道:“長老莫急,咱看他們雖有絕世武功,卻非是佛道神法,使不得那瞬間挪移之術,我硬拗上他們護我離島,這難題豈不自解矣。”
    那長老連聲說好。咱便又回頭向那三人,尚未來得及開口,那旁一瘋便向我說道:“若要送汝回鄉,也並非毫無辦法,吾二弟習有一異術,倘若輔以三弟之法寶,或可功成。”咱一聽,忙請道:“還望大俠為小生言說。”那旁一瘋便道:“汝方才亦有所見,吾三弟心存怨氣,吾這做長兄的又怎好逼求於他。不如你取我這兩顆石珠至他匿身之處,珠響三下,他若應你,你自向他求個人情無妨。”咱忙雙手捧過那對石珠,拜謝過那旁一瘋,急尋那老三去了。
    奔至那笑三顛藏身處,只見一巨樹參天,其下溪水清流匯成一個小池,飛蝶野花,好一幅詩情畫意之景象。咱不敢拖延,照著旁一瘋所言將石珠對敲一下,過半刻,再敲一下,再半刻,又是一下,共敲了三下,歷時一刻鐘,那謝三顛這才緩緩由小池中露出半個頭來。
    咱立馬行一大禮,待他問起,才再將遇難來此、急於歸鄉之事說與他聽,又表明是他大哥指我來此借寶,他便不再多言,半個身子都由水中探出,一手往水下一撈,撈出一犬首魚身怪來。
    只見他一手夾住那魚身,一手利落乾脆擒住那犬首唰地一下拔出,咱這才看出那魚身竟只是一空囊。接過那空囊,再行大禮言謝,他也不接,又鉆回水中,不再露面。
    小心捧著那魚皮空囊咱就緊趕著往回跑,到了地兒,那痛四狂已是不在,只有老大老二和長老三人尚待著。
    待我將空囊交予旁一瘋,那賴二傻便上前來,道:“吾之術法,雖可助你歸鄉,然施術之時略有危險,稍有不慎,恐傷及性命,汝可愿受?”
    “小人愿受!”心中固然忐忑不安,然歸鄉之愿化作無上勇氣湧上喉頭衝出口中,竟由不得腦子半點猶豫。只聽賴二傻口念數字秘訣,腦門點開青光,頭頂上猛地生出三條大屌!那三條異屌越長越長,猶如百尺金蛇狂舞,其上又生出無數小屌,鋪天蓋地如天翁撒網,遮雲蔽日似獄犬吞陽!我只覺全身冷汗淋漓,未及拭去,就見那群屌襲來,裂出血盆大口露出層層利齒就朝著我全身各處撕咬而來,未及眨眼瞬間,便吃得只剩一副白骨架子!緊接著,萬千神屌迅速收縮,轉眼又恢復成初見時之三條,然卻色呈青紫,腫脹如腿,突起的青筋似就要爆裂開來,模樣甚是可怖。就見賴二傻如醉酒般踉蹌數步,一瞪眼,似要瀉盡一身真氣般,頭上挺立之三大異屌竟當真炸開來,白花花黏糊糊噴濺而出盡是那腦中精華,如金泉由地噴湧入天又化六月飛雪遍灑大地。
    “二弟啊——!”就聽一聲悲號,旁一瘋甩開魚皮空囊直奔二傻而去,然為時已晚,旁一瘋只來得及接住那癱軟無力、生機不存的身體,粘稠的白濁緩緩流下,如泣如怨,亦如對生之眷戀對死之不甘,融進了大地,催生芳草野木欣欣向榮。旁一瘋抱著屍體,痛徹心扉,恨烙骨髓,卻無淚以傾訴,顫抖的手挽不回最後一絲氣息。
    眼見這對兄弟從此天人永隔,我雖同感悲痛卻奈何全身筋肉盡失,動彈不得,只得仰天長歎那蒼天無眼,害如此忠義之士命絕於此。
    然旁一瘋並未消沉太久,只見他小心放下二弟屍體,起身向我走來,身形雖略顯不穩卻仍可見其心中執著,便聽他音帶沙啞道:“二弟為送汝豁上性命,吾這做大哥的又怎可放他白白犧牲?今吾旁一瘋在此立誓,若不能護汝平安歸鄉,吾當自絕於此,以謝吾弟在天之靈!”語罷,便揚起一陣風將魚皮空囊吹至空中敞開如一長鼓,再施法將我裝入囊中——那魚皮正巧包住全身,就露出一個腦袋。
    緊接著,就見他手中石珠浮空撞出一聲巨響,一尾大魚似由海底被拋出般躍出水面,旁一瘋大袖一揮,風如白虹一閃,立馬斷了魚首,乾淨俐落。
    旁一瘋收來魚首,將其罩於我頭上,又命那一旁的長老取針線將接縫細細縫好,從外觀之竟辨不出真假,從內卻仍可透過魚眼分辨外物。
    事畢,旁一瘋開口道:“此皮囊乃神魚留予吾兄弟四人之物,今日贈汝,雖無千里一瞬之力,卻可助汝於海中暢遊而無溺亡之憂。汝趁夜下海之後,自向東溯游而去,出了這龍島地界,便可見有光指引,循之,當可歸鄉。”
    謝過恩公旁一瘋,我一擺尾躍入水中——這魚囊當真神奇,披著祂,便可如真正之魚兒般於水中暢遊無阻。不知游了多久,就見遠方似有一光點忽明忽暗,想必正是恩公所言之指路明燈。咱加緊了往那兒趕,愈是靠近,那光便愈發明亮,照得灰濛濛的海面亦泛起了光波。
猛然間,我突覺全身似有鐵索纏身,再動彈不得,少頃,又感一股拉力將自己生生拽離了水面。定睛一看,原是一漁船正趁夜拉網捕魚,那指路之光正是用來吸引魚群、掛在船頭的燈籠。

 

    漁人們撈到一尾身長若成人的大魚,甚是高興,都圍著一圈兒相互賀喜。為首那個發話道:“這一尾,自是只有咱京城第一的酒館才配得上的!”
    說罷當即收網返航,連夜便將這上好的漁獲送到了這紅牌酒館。酒館負責選料的大廚看著這尾大魚,但見其雖離水多時,然雙眼透徹有神,魚鱗濕潤閃著晶瑩光芒,便知必非尋常魚類。與漁人一番討價還價,大廚終將這大魚擺上了自個兒的砧板,磨刀霍霍回到廚房,一鍘刀斷了魚首,再將魚身魚尾整個兒丟進大鍋中熬湯。回頭正要取那魚頭,卻竟看到那魚頭內中一雙人眼正透過魚鰓微啟的縫隙看著自己,當下大驚,雙腿一軟就癱坐在了地上,險些沒嚇出尿來。
    身體雖無法動彈,嘴皮子倒還能動彈,咱這便開口道:“師傅莫怕,小生實乃一漁家子弟,因糟難流落異島,受貴人相助方得借此魚身渡海歸鄉,不想途中被當做奇魚捉住賣至此處。”
    那大廚聽罷,心想這魚怪不過僅余一首,斷不能拿我如何,便顫巍巍站起,道:“你若不是妖怪,咱家不怕便是。”
    我趕忙道:“小生確屬凡人,還請師傅還我下身,再請道士助我修復血肉軀體,小生比三生拜謝。”
    大廚猶豫一番,道:“你既這般說,咱家便去請道士來,你切不可出聲。”
    見我應允,大廚便出去,從外鎖上了門,約摸等了近一個時辰,才帶著一仙家模樣的人入來。
    那道者見我也不驚訝,笑道:“吾當是何事,吾早年修有一洗骨再生大法,正巧汝此處已有鐵鍋湯水燒得正旺,只需再加入吾所配之靈藥,輔以吾仙家功法,汝再生之事易也。”語罷,道者令大廚掀開鍋蓋,連魚首捧起咱之頭顱,放入鍋中,再放入各種仙家草藥,重又將鍋蓋蓋上,繼而又拿出數張黃符將鐵鍋封住。而後回頭對大廚道:“這道符切不可妄動,每日入夜陰氣漸盛之時,不可再入此。將此符貼於門上,其下撒鹽,如此經七七四十九天,於正午之時方可起蓋,必有驚喜。”
    大廚依言照做,過了七七四十九天,於正午之時小心撕下黃符,開啟鍋蓋,頓時濃香四溢漫了滿街滿巷,那鍋中不見骨肉皮臟,只有湯水如清泉透明見底。
    自此,紅牌酒館三大紅牌傳遍京城,再無他處可望其項背。

 


太史公曰:
    上古神話有言,南海有四魚怪,拜兄弟,喜以風浪卷漁人至孤島,加以戲弄後食其血肉,以其骨覆以魚皮投入海中,樂此不疲。

 

【完】


備註:
因為有人問所以我這邊也說一下隱藏設定好了,因為是受害人【咦】角度的文所以文里不會寫到。

 

1,四兄弟不是真的結仇,老三老四只是日常打情罵俏而已,因為可以做戲所以老大老二也由著他們來。
2,老二不是真的掛了,那只是高潮之後的疲軟。
3,老四中途不見了因為他追老三去了。
4,魚人的設定最開始是確實有這物種,不過我是想到哪兒寫哪兒的,所以最後的設定是魚人都是四兄弟做出來的,既是寵物也是儲備糧食。材料跟做湯的奇魚差不多,多是遇難的漁人。
5,魚王就是旁一瘋的化身。
6,魚人長老是做出來負責引誘落難者的,根據落難者個體差別,有時候也派不上用場。
7,老二的老二不是用來進食的,那是他的能力。四兄弟的進食方式跟人類差不多,只不過吃的東西不一樣。
8,紅牌酒館跟四兄弟其實有關係,那道士也不是真的道家仙者。不過那個大廚確實是普通人類,因為害怕所以並沒有真心想救落難者。
9,魚湯因為量很多所以煮一次可以喝很久,而且隨時有需要四兄弟就可以做好奇魚借漁人之手送來。紅牌酒館非常有名,給錢也多,所以漁民打上好漁獲都會第一個想到往這邊送。
10,四兄弟并不全都參與造奇魚,主謀是老大老二,老三老四只是偶爾搭把手。
11,酒館的酒跟肉也差不多是這麼來的。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在短暫的生命中盡情綻放美麗

這是蝴蝶、與花的宿命

……

 

一切圖文禁止任何形式的轉載、翻錄、修改及挪用等!

==【本家祠堂】==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分門別類】==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評論】==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分堂別苑】==

 
 
 ==【入·本】==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江湖·天下】==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